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
「我一定是頭腦有洞才唸法律系」 非典型法律人再出書

[複製鏈接]
chiu317 發表於 2019-2-4 23:37:57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【達克論壇】短租廣告促銷組合包






這些年法律普及粉絲團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冒出頭,「法律唸成這樣,我一定是頭腦有洞」在網路上小有名氣,他不是一瞬間爆紅,穩扎穩打地繪圖陸續累積粉絲,除了讓國考生一解苦悶,也讓民眾更接近法律。去年推出《民法唸成這樣,我一定是頭腦有洞》介紹民法專有名詞概念,今年推出第二本作品《我一定是頭腦有洞,才唸法律系》。
作者小益(王沁)用簡單句子來敘述法律概念,讓非本科系讀者也能夠理解「笑梗」。除了嚴肅的法律用語,也有日常生活趣事。例如,還沒唸法律系之前,看新聞報導很無感,唸了之後「國昌老師」上身,戰爆你全家。
小益不是典型法律人,原本是唸珠寶設計,大學先唸德文,在去德國交換時,突然對法律燃起興趣,回台後轉系。讀法律苦悶又高壓,於是他開始重拾畫筆,用搞笑的筆法記下求學心酸血淚。
「設計、外文、法律三種學科,分別給我不同養分。設計給了我創造力,外文給了我國際視野,而法律給了我思考的層次與邏輯。」
他表示,設計是因為從小就對畫畫有興趣,但後來天份不夠而在升學時選擇讀外文系。後來想多學一點專業,就讀讀看民法、刑法,一讀就上癮,發現真的很有趣,就一直讀下去了。這一路上我自覺很幸運,我也從沒有放棄自己。
雖然經歷這麼多階段,也撞牆了很多次,但我每個階段都沒有後悔,正是這些過程才造就了今天的自己。因此也希望能以自己的經歷鼓勵一些讀者,不要覺自己辦不到就不給自己一個嘗試的機會。
轉去唸一個外界看起來很難搞的法律系,自己的轉變?他說,唸了法律之後比較敏感,會知道什麼是對的,會知道「應然面」與「實然面」,有時候當發現事情不是應然面那樣時,就會覺得好像怪怪的,想去糾正,會很自然想要去翻譯成法律用語。「大家都在講監護權,實際上法律規定的是親權。」
唸法律之前,對正義的想像很單純,滿腔熱血覺得正義是要制裁所有的壞人。唸了法律之後,覺得正義是主觀的,根本不存在一個客觀的標準。即便如此,正義的核心價值,還是在「公平」,讓每個人都能盡可能地得其所應當得。不過,尚未實踐正義,眼前首要面臨的是國考難關,考上國考後,也只是人生成就達成一小步,堪稱挑戰關卡的冰山一角。
小益大一的時候曾經出過一場輕微車禍,這是他人生首度遇見較大的法律爭議,案發當時心想:「我被撞了,警察要幫我跟對方討賠償金。」殊不知,警察冷靜地幫他作完筆錄就閃人,他才驚覺民事求償要自己去爭取。台灣很多人都刑民不分,必須學習知道怎樣的情況才能用刑事處罰,單純民事案件無法讓人坐牢。
虐童案屢屢引群情激憤,甚至有人要求修法唯一死刑。談及「萬用的死刑」,小益坦言可以理解為什麼民眾要私刑,「因為在他們眼前,司法成效不彰,警察努力抓人,法官放人(不收押)。」不過,這問題無解,每個時代應該都會出現這種情況,因為司法無法取悅任何人,本質就是零和賽局。
現在的他通過國考,對於擔任律師的想像是:「能幫助一個人完成他想達到的目標,或是幫助他解決一件事情,然後他會因為我,對人生開始有了希望。」曾經處理過非訟案件的他,不喜歡冰冷冷地坐在辦公室打文件,自己好像變成機器人,也因此更清楚肯定走訴訟才是他要的路線。
最後,他想對法律感興趣的高中生說:「把熱血放在心裡。每一個階段都有不同心境轉折,如同與人相處,一開始會感到新鮮,後期漸漸理解原來不是想像那樣。必須在大學四年中認識自己,抱持幫助人的初衷。」

photo (5).jpg
成大法律系畢業、台大法碩就學中的小益(王沁)今年推出第二本力作《我一定是頭腦有洞,才唸法律系》。記者賴佩璇/攝影。



資料來源:聯合新聞網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尚未登錄,請登陸後瀏覽更精彩內容!
 立即註冊
找回密碼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